山腳下的藺編媽媽-臺灣藺草學會

苑裡婦,一何工,不事蠶桑廢女紅。
十指纖纖日作苦,得資藉以奉姑翁。
食不知味夢不酣,人重生女不生男。
生男管向浮梁去,生女朝朝奉旨甘。
今日不完明日織,明日不完繼以夕。
君不見,千條萬縷起花紋,
組成費盡美人力!- 蔡振豐〈苑裡蓆歌〉

一首流傳百年的七言古詩,道盡苑裡曾風光一時的藺編工藝。
在過去重男輕女的時代,苑裡跳脫臺灣「男主外女主內」的傳統社會思維,一個會編織帽蓆的婦女,不僅編出一件件製品,增加收入來源,減輕丈夫的經濟負擔,也編織出婦女在家庭的地位,因此詩人以「人重生女不生男」讚揚憑藉著巧手與勤勉,用雙手日以繼夜「織」起家的苑裡婦女。
「今日不完明日織,明日不完繼以夕。」日日夜夜不停歇的編織藺草,描繪出藺草曾是臺灣五大出口的農產品之一。在藺草的榮景時代,苑裡人透過藺草編織發展出不同的謀生方式,種植藺草、收購整理、編織生產、販售商品,各司其職且相互依存,讓藺編成為貼近居民生活的在地產業。
隨著科技進步、品味改變及外銷貿易式微,藺編的需求不如以往,苑裡家家戶戶編織藺草的盛況已不復存在,為了保護這項傳統工藝產業,苑裡居民自發性組織臺灣藺草學會,致力於藺編產業的永續發展,除了舉辦「愛藺工藝獎」、創辦「臺灣手藺」品牌,更讓擁有藺編技藝的居民重現昔日以編為業的工作型態,透過傳承的精神,守護苑裡人對「家」的共同記憶。

 

融入自然的藺編工藝,織起有溫度的家,傳承母愛光輝

「母愛光輝,一枝草一世情」

藺草的編織文化在臺灣的發展將近300年,18世紀初平埔族道卡斯族婦女,利用大安溪下游的野生藺草編製草蓆,由於草蓆具有良好的透氣性與吸水性,相當適合炎熱、潮濕地區的居民使用,而藺草的自然清香在經過陽光曝曬後濃郁持久,更擁有驅蟲防蟎的效果,吸引漢人、客家人紛紛學習製作。


每段歷史的起源都有個傳說,清末苑裡藺編先驅洪鴦女士,由於幼子頭上生瘡化膿,時常遭受蚊蟲叮咬,在醫療較不普及的時代,洪鴦女士為了保護幼子,在母愛的驅使下,用藺草仿西方呢帽之型式編織草帽,供孩子戴用,臺灣第一頂藺草帽就此誕生。世世代代的苑裡人,不僅延續這項傳統工藝技術,更將母親對子孫的疼愛融入藺編中傳承下一代,讓每一件手工藺編製品充滿著牽掛與感恩。
在藺編產業最繁榮的日治時期,多數苑裡婦女靠著編藺為家中生計掙取更多的收入,每一戶家庭無論是媽媽、女兒、婆婆或媳婦,大家總是一支接著一支,不斷地編著手上的草枝,苑裡婦女們不分你我,共同編蓆的畫面,造就了苑裡當地特殊的人文風情。儘管現在家家戶戶編藺的光景已難再現,但對苑裡人來說,藺編工藝是生活的一部分,編藺草是小時候的回憶,藺草香是家的味道。

「三角藺草,編織的溫度」

藺草俗稱「蓆草」,是一種屬於莎草科的多年生草本植物,苑裡近海濕地生產的藺草草莖成正三角形,高度約120~180公分,三角藺草堅韌不易斷裂、香味純濃,且吸濕度極佳,是編織帽蓆及藺編製品的特有纖維材料。不同時節種植有不同的特性,一年可收穫三期,第一期的藺草稱「早草」或「春草」,因身長較短適合編織小巧細緻的藺作;第二期的藺草稱「允仔草」,質地較第一期堅韌,適合編織草帽或草蓆;第三期的藺草稱「三冬草」,因質地相對粗糙,多為綁材之用。


苑裡種植藺草時採有機方式耕種,收割後將藺草曝曬於陽光下,在編織前置作業與後製作業中,皆無添加任何化學藥劑,藉由藺草本身的透光性、親膚性、柔韌的質感、質樸的草香味及其自然纖維柔和的色澤,展現最天然的植物纖維之美。
藺草編織的前置作業繁瑣,經曝曬的藺草捆綁成束,掠草、剝草褲、析草、搥草、揉草、噴水,使編織的紋路更為細緻,透過分撥草莖來整理不同尺寸的藺草,傳統藺編技法以「上草」及「下草」兩組線性單元,藉由規律的上下交編方式「底一編」和「底二編」的手路,扎實的交錯編織法,製成的用品緊實且不易損壞,其材質堅韌的特性,可藉由添草、減草等技法展現立體編織的多樣性。
苑裡在地藺編工藝師擁有精湛的藺編技藝,以細膩的傳統手路編製,透過一件件製品傳遞藺草編織的溫度。

 

「手藝傳承,多元化的藺編設計」

苑裡藺編工藝製品早期多以草蓆、草帽、草鞋及傳統袋包為主,編織的製品細緻且耐用,而藺草編織常用的編紋約有二十餘種,獨特的材質特性造就出多樣性的產品,隨著科技進步、品味改變,臺灣藺草學會希冀延續苑裡藺編豐富的工藝文化,以樸實溫潤的樣貌,重新建構並融入現代人的生活中。
傳統藺編製品皆為全手工一體成形的編織,然而藺編工藝師逐漸年邁,年輕工藝師則尚需更多的時間淬鍊,人力成本不斷提高,為了讓藺編產業能夠延續傳統並持續發展,學會不僅舉辦傳承課程,更開發與異材質結合的製品,藉由保留部分傳統飾樣結合各式異材質,以降低編織的人力成本,讓成品的展現更為多元,提升商品的質感與設計感,讓藺編製品整體價值更進步。

 

 

學會藉由與業界設計師合作,結合不同的材質工藝,帶入更多現代的設計風格。郭家宏與李昇祐設計師,致力於傳統木工和金屬工藝,以及現代化設計工具、技術的實驗,擁有豐富的產品設計經驗,創作出如木工結合光纖的作品、透過3D演算的金屬作品等,將傳統技法結合現代的工業技術,作品具前瞻性與創新力。學會希冀以傳統藺草編織工藝為基礎,結合不同工藝產業與創新技術,為傳統藺編工藝帶來嶄新的面貌。
講求人、自然與空間共生共存的建築,在快速便利的生活中已蔚為一個新興的風格,將自然材質融入居家設計中,打造具有療癒、放鬆且怡然自得的生活環境,便是現代人的理想生活,讓回家彷彿是度假般享受。


藺草與木頭,透過兩種天然材質的結合來妝點家居,讓同樣擁有柔和木紋與本身香氣的木材,與藺編的溫潤質感和草香味融入產品的設計。傳統藺編的基礎,延續舊有文化技藝,運用異業設計師的設計和產業經驗,加乘傳統工藝價值,打造與自然材質共生的生活概念,重啟台灣傳統生活原貌的樸實簡易風格,開發藺編和其他自然材質結合的傢飾產品。學會希冀透過創新、多元化的製作方式,吸引年輕人回流,激發在地藺編工作者的潛在能力,讓地方產業回到過去的繁榮景象,更可因藺編工藝的永續發展,創造在地的特色產業。

 

「藺草香猶在,越在地越國際」

早期藺編產業的興盛,在苑裡地方上形成環環相扣的藺編文化體系,而後因應工業化時代的來臨逐漸走入歷史洪流,山腳社區集合各界有志之士成立臺灣藺草學會,復興苑裡的藺編工藝產業,再現社區過去傳統編織文化的風華,致力於苑裡手編工藝的傳承、創新與永續的基礎工作,賦以藺草編織藝術新生命。
為了保存並且傳承珍貴而優美的藺編工藝技術,學會建置微量化生產之工坊,輔導社區居民成立「工作室」,集結具編藺能力的婦女與工坊合作,建構微量化生產模式,使工坊做為延續傳統、創新設計、推廣交流之平台,得以順利進行產品開發及生產,並藉由藺草編織藝術帶動社區,使產業與文化相契合,促使藺編微型化產業得以成型,創造在地多元的就業機會,為社區居民增加經濟效益。


學會找回這群擁有藺編技藝的婦女,恢復昔日以編為業的工作型態,維持藺編產業的傳統,不但找回當地對傳統工藝深層的記憶,也為藺編婦女們提供了傳承與研習的機會。工藝師們再次回到藺編產業,不再是為了生活,而是延續這份300年來在苑裡世世代代的在地傳統文化。儘管已無法再現苑裡隨處可見的藺草編織文化,但走進苑裡的巷弄內或社區間,一股藺草香仍蔓延於苑裡人心底。
為了讓藺編工藝能夠永續的循環運作,2017年學會透過國立工藝研究所社區產業型計畫的成果,前往2018年新加坡國際家具展展出,讓產品站上國際舞台,展覽期間廣受其他國家的室內設計師、傢飾設計師與產品設計師的關注,學會希冀透過國內外的產業曝光,創造更多合作的機會,讓傳統藺編工藝重啟過去繁盛的光景。
堅韌不拔、細緻的藺草,宛如苑裡的藺編產業,歷經盛衰與浮沈,卻總有著旺盛的生命力,屹立不搖的將在地文化發揚光大。

 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