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y Howdy & Enjoy it!

臺東市富豐社區發展協會-聽月桃唱土地的歌 喚回漂浪百年的祖靈

卑南溪從中央山脈流向太平洋,緊鄰溪口濕地的富豐社區,聚居著阿美族石山部落,這裡悠久的歷史背後卻隱藏著一段心酸血淚。明治37年(1904年),石山部落成立於台東富岡,當時是由一群從恆春遷徙而來的阿美族人所組成。可是到了昭和14年,日本人打算在附近建造商港,於是又將部落遷移至小野柳,不久接踵而至的缺水問題,以及空軍志航基地的興建、台11線改道工程等,使得部落居民被迫棄離家園,而耕地也被徵收,喪失了根本。

 

「八八風災的危機變轉機」

 

圖2-石山部落富豐社區

石山社區成立石山木工坊

來到台東市富豐社區,阿美族語稱「嘎嘎哇桑」(Kakawasan)的石山部落,意思是「祖靈聚集之地」,「嘎嘎哇桑」乍聽之下令人毛骨悚然,但追溯背後原因其實是這裡曾經盛產天然氣,氣體偶爾燃燒冒出的火光,被傳說為飄浮空中的鬼火,因而才衍生出這樣的地名。

圖3-石山部落富豐社區

八八風災後的漂流木,讓社區開辦了木工坊慢慢發展出工藝產業

石山部落的阿美族人自上世紀以來反覆顛沛流離,而歷史傳統也隨一次又一次遷徙,一點一滴散逸消失,直到定居富豐社區結束這場噩夢,可是石山部落人口卻已嚴重流失,原本還有的400戶人家銳減至200戶,這情景幾乎與「滅村」沒有兩樣。那時,一位返鄉青年目睹這些場景,不忍故鄉繼續崩壞,暗自決定投入保存運動,希望可以喚醒部落的熱情與生命力;而這位有志青年就是現任富豐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宋博芳。
2007年宋博芳返鄉回到石山部落,而2009年台灣便發生八八風災,在天災重創台灣東南部的時候,誰也沒想到這個危機卻為石山部落帶來轉機。當時,為了清理從富岡港到卑南溪沿岸堆積的漂流木,宋博芳率領部落族人前往協助,卻意外獲得大量木料。看著這些免費的天然素材,宋博芳靈機一動在社區開辦木工坊,請匠師教導族人雕刻,培養一技之長。

 

「意外激盪出外銷草繩產業」

 

圖4-石山部落富豐社區

由部落耆老傳授月桃編織的技法,並嘗試跳脫傳統展現月桃的新面貌

隨著木工坊開辦,宋博芳又將腦筋動到月桃編織工藝,他首先請部落耆老羅阿嬤前來傳授技法,接著又邀請梅花山藝文工作坊的黃美花老師前來授課,指導如何將月桃葉鞘結合竹、藤、皮革或環保塑料材質,使月桃編織器物可以跳脫傳統,展現出新形象。

圖5-石山部落富豐社區

意外發展出的草繩產品「注連繩御守」,更外銷至日本販售

在兩位老師的指導下,石山部落的月桃編織進步迅速,從傳統的鍋墊、草蓆、籃子,後來又改良傳統餐盒創作出「原住民版的LV編織包」,以及實用性的手機袋、鑰匙圈、手環、月桃帽等。投入月桃編織之後,族人漸漸找到生活重心,也因為從無到有的創作成就感,使得石山部落漸漸找回自信。
此外,2012年部落原本想採購機器來編織月桃繩,可是卻陰錯陽差買錯編草繩機,而這個錯誤卻意外使石山部落又發展出草繩產品,像是注連繩御守等產品已可量產化,甚至還可外銷到日本,漸漸與鄰近部落聯合發展草繩代工產業,走出了自己的特色。

 

「在祖靈庇護之地文化扎根」

 

圖6-石山部落富豐社區

吸汗透風的月桃帽與包包

俗話說「三搬當一燒」,百年來歷經三次遷徙的石山部落,形容自己猶如遭受一場大火劫難,部落文明付諸一炬,消失殆盡。然而,在有志青年的奔走努力下,善用工藝做為文化媒介,將耆老的智慧、習俗、語言傳遞下去,使得部落重新展現活力,並走出自己的一條道路。
誠如石山部落的古語寓意,這塊土地有祖靈庇護,而人們只要堅持信念,終有一天枯土也會長出新芽,他鄉也會變成故鄉,大家終於都擁有真正的家。

 

想知道更多 : 石山部落富豐社區

Share this post
  , , , , , , ,
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